2016年01月13日 星期三
  • English  |  
  • 中國地質調查局移動站點  |  
  • 中國地質調查局官微  |  

首頁 > 工作動態 > 直屬單位

蒙古阿爾泰境外地質調查取得重要進展

來源:地調局資源所 作者:劉翼飛 發布時間:2019-10-11

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所屬的中國地質科學院礦產資源研究所承擔的“境外大型礦產資源基地及資源潛力評價”地質調查二級項目蒙古野外地質考察團,聯合蒙古科技大學,于2019年8月15日至9月13日期間對蒙古國阿爾泰地區開展了為期30天的野外地質考察。整個野外行程7000余公里,開展了野外遙感異常查證、重要礦產地野外地質調查和1:5萬地質礦產圖簡測,初步查明了該地區重要礦產的主要控礦要素,取得了以下重要進展。

一是在騰布努爾蘇木的一處山間溪谷中發現了大量的褐鐵礦化滾石,顯示該區具有重要的多金屬礦化的潛力。

通過遙感蝕變信息的提取和解譯,識別了該地區含有較高強度的羥基和鐵染蝕變。野外現場查驗,發現異常下游的溪谷中有大量的富含褐鐵礦的滾石,褐鐵礦含量高者目視可達20%,部分滾石直徑可達一米。該處蝕變目前沒有礦權覆蓋。由于該處遙感蝕變異常有數十公里長,呈線性分布,可能是與斷裂控制的花崗巖有關的多金屬礦化有關,因此對這些遙感異常進行深入的工作有望取得較大的找礦突破。

     

圖1 在騰布諾爾蘇木山間溪谷中發現的褐鐵礦石樣品

二是對蒙俄邊境產出的阿斯嘎特銀-銻多金屬礦床外圍調查發現,其外圍有尋找鎢多金屬礦化的潛力。

通過遙感蝕變信息提取、解譯,發現阿斯嘎特礦床外圍有大量的羥基異常,通過遙感異常的現場野外地質查驗,顯示部分異常區可以看到多處含黑鎢礦的石英脈,部分黑鎢礦單礦物可達5mm寬。同時,該礦區也產出有鈉化蝕變的高分異花崗巖株,顯示該區具有形成高分異花崗巖型鎢-錫和脈狀鉛-鋅-銀-銻成礦系統的潛力。阿斯嘎特外圍的找礦工作程度目前相對較低,因此該區還有較大的找礦空間,尤其是遙感異常的產出區。

 

圖2 阿斯嘎特礦床塊狀的硫化物礦石           圖3 阿斯嘎特外圍含黑鎢礦石英脈

三是完成了泰哈勒贊布勒格泰鋯-鈮-稀土大型礦床1:5萬的地質礦產專題填圖(簡測)。

通過200km2的1:5萬地質礦產專題填圖(簡測),基本厘清了泰哈勒贊布勒格泰堿性雜巖體的分布特征、堿性巖的巖相分帶以及礦體的產出特征。

該礦床屬于與堿性正長巖類及堿性長石花崗巖有關的大型鋯-鈮-稀土熱液礦床,礦體的產出主要受熱液交代巖控制。通過1:5萬的地質礦產圖簡測,發現該礦床有兩個礦化中心,其南部的礦化規模較大,礦化較為連續,主要分布于以近似圓形的區域內。該礦床產出于距離水量豐沛的河流20公里遠,選礦所需要的水源較為充足,有較好的開發條件。

圖4 哈勒贊布勒格泰鋯-鈮-稀土礦石

四是在科布多市東5-10千米處,發現了一處潛在的造山型金礦化帶。

通過遙感蝕變信息的提取和解譯,發現并檢查了一處蝕變顯著的褐鐵礦化帶。在這條長達20千米,寬100-200米的遙感蝕變異常帶內,發現有連續產出的含褐鐵礦化石英脈及褐鐵礦化蝕變巖,可能為潛在的造山型金礦化帶。

圖5 野外地質考察發現的褐鐵礦化蝕變巖特征

五是發現一處孔雀石蝕變露頭。

在XXX地區,通過遙感解譯發現并檢查了一處蝕變顯著的羥基異常帶。通過現場的野外地質查驗,發現了一處寬達2m左右的含孔雀石蝕變露頭,追索可達100米長。

圖6 遙感異常查驗發現的孔雀石化露頭

六是本次野外地質調查,對蒙古阿爾泰地區和南蒙古7個典型銀-銻、鋯-鈮-稀土、銅-金、鉛-鋅、金礦床開展了野外地質調查,對一些重要的遙感蝕變異常進行了野外現場查驗,查明了一些重要銀-銻、鋯-鈮-稀土、礦床的地質特征、主要控礦因素、開采的自然經濟條件。

蒙古阿爾泰成礦帶受古亞洲洋俯沖構造及其后的伸展構造的影響,成礦類型主要有稀有-稀土、銀-銻多金屬礦床、錫-鎢礦床、金礦床及火山塊狀硫化物礦床等;本次野外地質調查涉及都蘭卡鉛-鋅-銅礦床、阿斯嘎特銀-銻礦床及其外圍、騰布諾爾銀-銻礦床和哈勒贊布勒格泰鋯-鈮-稀土礦床,南蒙古的哈馬格泰銅-金礦床、銅狐貍銅-金礦床、歐玉特烏蘭銅-金礦床等。這些礦床的成礦類型主要為VMS型、斑巖型、巖漿熱液脈型、堿性巖正長巖-花崗巖型、偉晶巖型及造山型。

本次調查顯示,蒙古阿爾泰地區成礦條件優越,具有巨大的成礦潛力和找礦潛力。一方面,蒙古阿爾泰地區礦床的開采程度較低,多個具有較好開采條件的多金屬礦床和稀有稀土礦床,如阿斯嘎特和哈勒贊布勒格泰等礦床及與鈮-鈹-鋰多金屬礦床,均沒有開采。同時,蒙古國阿爾泰地區所有的1:20萬區域地質礦產圖大都是蒙古自己的地質隊伍所完成的,本次野外地質考察發現,其填圖的質量較差。俄羅斯和捷克等國家援助蒙古所填的1:20萬和1:5萬的區域地質礦產圖質量非常高,但是這些地質圖覆蓋的區域卻很有限。這也反映出蒙古國的地質工作程度還非常低,如果有更多深入細致的工作,蒙古阿爾泰地區的找礦潛力還有很大的空間。另一方面,西方公司在蒙古阿爾泰地區涉足尚淺。西方公司如艾芬豪等,在蒙古國南部和北部開展了大量的工作,掌握了大量的高質量勘查權和采礦權。但是相比南蒙古,在蒙古西部的阿爾泰地區,其介入程度還相對較淺,也沒有取得重大的找礦成果。但中國礦業公司對蒙古西部的興趣卻非常高。因此,中國地調局加強在蒙古阿爾泰地區的基礎地質礦產工作,將有效支撐和引導中國公司對蒙古阿爾泰的投資,提升找礦效率和成果,服務于國家的能源資源安全戰略。

 
彩票报刊金猪报六肖十二码